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这是由12位老人共同创建和管理的博客(于2011年4月14日创建)

 
 
 
 
 

日志

 
 
关于我

是退休老朋友聚居的地方。介绍的都是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养生、健康、生活,休闲娱乐、琴棋书画、旅游、摄影、诗词歌赋、对联谜语、收藏。 群博客朋友,应该是50岁以上接近退休、已经退休的中老年博客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八旬老人陈尚义收养40余名弃婴不图别的 只为良心  

来自江南一叟   2013-02-10 20:58:24|  分类: 人物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旬老人陈尚义收养弃婴不图别的 只为良心

2013年01月30日 16:08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内容:陈晓楠:陈尚义不知道捡回来的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可是他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孩子是从哪儿来的,水井边、垃圾堆旁、医院、火车站、汽车站等等,为了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小生命,陈尚义差不多是倾家荡产,与此同时他还在不停的捡,不停地捡,其实陈尚义承认,现实的难题和他的良心至今始终是在激烈地较量着,无情地撕扯着,他也曾经无数次地尝试,狠狠心从那些弃婴从旁走开,可是呢又会不自觉地偷偷地又回去查看,当他发现果然他不捡就没有人去捡的时候,他就一次又一次鬼使神差地又走回去了,对这一切,陈尚义似乎是没有更好的解释,有的时候他归结为那句我们最常见的话,人要对得起良心,有的时候他索性就说,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总之他心甘情愿。

凤凰卫视1月15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在遥远的中国西北,离戈壁滩不远的一座小城里,住着一个特殊的家庭,陈尚义老汉今年近九十岁高龄了,他和老伴一辈子无儿无女,可是却有着四十多个孙子孙女,陈老汉一生种过地,卖过水,当过搬运工,拿他的话说,一辈子光受苦了,好像什么都没干成功,到六十岁的年纪,他开始以拾荒为生,可是就是在这一次次污浊杂乱的翻找捡拾当中,他却突然寻到了一些让他意想不到的宝贝,他捡回了一个家和一个与众不同的后半生。

解说:甘肃定西市安定区民主路二十四号,一个离火车站不远的破旧小院里,陈尚义夫妇靠卖茶水和捡垃圾维持生计,生活虽然清贫,日子还算平静。然而一九八八年的一个冬日,一个被抛弃在定西市火车站外的婴儿却改变了拾荒老人陈尚义的生活。

陈尚义:我上去看,哎,人欑着看啥呢?我一看是个娃娃,下雪呢,这样睡着呢,哎呀,穿个褂子,我说这是谁的,他说不知道,我们过来在这撂着呢,我说你抱上去啊,他说他不抱,我说你不抱我就抱了,就这样抱上了。

张兰英:这么大的娃娃,他的两个手端来的,就这样,这样大的头是吊着的,拾了个把他高兴的,说我拾了个娃娃,我说你拾的是个啥娃娃,是死的啊。

陈尚义:我说没有死,以后在里面晒着晒着,头动了,又叫唤了,我说你看没有死吧。

解说:陈尚义给女孩起名玲玲,玲玲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小院里往日的平静。由于玲玲被人遗弃时患先天性心脏病,陈尚义夫妇不得不抱着玲玲四处寻医问药。

张兰英:那段时间脱了一层皮,舍不得很,心疼得很,乖的,爱得很,这个娃娃就死了。

陈尚义:这一个把我,唉,我把哭坏了,我就拿个铁锨两个人把她埋下了。

解说:陈尚义夫妇奔波了四年,但最终也没能留住玲玲。玲玲走了,留下的只是风雪中爷爷奶奶的回忆,还有相框里那张十七年未曾动过的照片。陈尚义那段时间苍老了许多,老伴也因为腰椎受伤落下了残疾。然而,人们没有想到玲玲夭折的阴影还未从陈尚义夫妇生活中散尽,他们从垃圾堆中又抱回了一个孩子。

陈尚义:也是捡垃圾,各处转着拾垃圾,她就把那个娃娃,就是街道上巷巷,没人的地方,她就撇着呢,那个孩子在那儿她叫唤着,我就抱回来了,因为是,这是个命啊。你不捡,她就死了,咱们就不知道呢咱们就不管,知道了我一定要抱回来,咱们虽然贫寒,因为那是命。

解说:一个个小生命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与陈尚义相遇,他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被抱进这个家中,不知不觉中,民主路二十四号离火车站不远的这个小院变得热闹起来。

陈尚义:炕上睡着一炕,那就是吃奶的时候,是排着队吃着呢,给这个刷上,抱起来罐上,有两个壶壶,喝奶的那个壶壶,再没有壶壶了,你喝一下他喝,他喝一下你喝。

张兰英:这么大一块地方要睡两截,头在两面,脚在中间,娃娃就是这么两头睡着,我在边边上就这么睡着这么一小点。

解说:随着捡来的孩子越来越多,很多人也知道了老人收养孤残儿童的事情,一些残疾孩子的父母,他们无法面对孩子未来的命运,竟把孩子丢弃在陈尚义门前,甚至当地政府也会把一些残疾婴儿送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不会拒绝,几年下来,陈尚义前前后后总共收养了四十五个孩子,最多的时候在这个民主路二十四号的独门小院里,竟同时住着十二个孩子。

陈尚义:她说哎呀,咱们养不过嘛,这没啥用嘛,我说算了,咱们慢慢对付。

张兰英:没办法了,心在口里就上来了,你没办法了,养不住啊,养着无法自救了,就走到这一步。

解说:生活的窘迫让陈尚义夫妇一次次地痛下决心,不能再捡孩子了,然而每每在外遇到被遗弃的孩子,陈尚义的决心总是一次次地被动摇。

陈尚义:我挑水去了,纸箱子里放着一个婴儿,那是夏天,太阳红得很,哭着,晒得哭着,哎呀,这个娃娃,我也没有管,没有管,我挑水去了,我挑上,出来他还哭着,我还没有管,我就回来跟家里说,我挑水去,有一个娃娃在纸箱子里哭着,可怜得很,我说我抱去,她说咱不要抱了,我说可怜得很,我要抱起来,我就抱起来的,我就抱回来了,抱回来她也喜悦得很。

陈晓楠:陈尚义不知道捡回来的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可是他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孩子是从哪儿来的,水井边、垃圾堆旁、医院、火车站、汽车站等等,为了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小生命,陈尚义差不多是倾家荡产,与此同时他还在不停的捡,不停地捡,其实陈尚义承认,现实的难题和他的良心至今始终是在激烈地较量着,无情地撕扯着,他也曾经无数次地尝试,狠狠心从那些弃婴从旁走开,可是呢又会不自觉地偷偷地又回去查看,当他发现果然他不捡就没有人去捡的时候,他就一次又一次鬼使神差地又走回去了,对这一切,陈尚义似乎是没有更好的解释,有的时候他归结为那句我们最常见的话,人要对得起良心,有的时候他索性就说,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总之他心甘情愿。

张兰英:这是一条命啊,抱回来先养着,不要被冻死了,饿死了。

陈尚义:咱们养一个小鸡有病了不吃食,还这样用气呵一下,活了好嘛,人嘛,这是个人嘛,命嘛,我就这个想法,就要养着了。

陈晓楠:陈尚义和老伴都爱说个“命”字,但究竟什么是命?他们其实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老两口提到这个字总是会不约而同地说到,小猫、小鸡、小狗什么的,陈尚义有一次甚至还举了个例子,说一窝的小狗崽热乎乎的也让人知道什么是个命,那一丝的热度,那一线的声音,那一个表情,就是他们对生命的理解,就是一个再朴素不过的伟大道理,其实在他们那真真切切的西北乡音当中,我们总觉得看到了一些世世代代流淌在我们心里的支撑我们灵魂的最结实的东西。

解说: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陈尚义不得不面对现实,他所面对的不仅是一铺炕,两床被,十几个孩子一起睡,这些嗷嗷待哺的孩子越来越让这个家难以支撑。

陈尚义:钱都花完了,我挣下的钱,给这个给那个就花得差不多了,再陆续陆续地就花完了,有时借债着呢。

解说:生活的艰难时时在敲打着陈尚义夫妇的内心,然而最让老人不能释怀的是曾经抱在怀中的孩子们,因为生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一个个地离去。

陈尚义:哎,快一半就这么死了,哎,那一死了,人心上疼得很,就自己抱着去撂了,埋了,一放着,走在路上眼泪就淌着,一放着,再折回来,路上就哭开了,这个娃娃我都喜欢,不喜欢我绝对不会捡这个,到今天了,虽然这个生活贫困,都是可怜,都是可怜人,我就把这个,碰着我就不嫌多,有时可以养十几个孩子,我都不嫌多。

解说:为了让这些没有父母的孩子有个更好的生活,陈尚义开始考虑把一些恢复健康的孩子送人,十几年间有二十一个孩子被人领走,孩子们被领走之后,陈尚义总觉得不放心,只要是知道具体地址的,他肯定要隔三差五地暗地里去探视一番,看看孩子现在生活的是否安好。

解说:有个卖茶水的老奶奶,她要一个做伴儿,对娃娃不好,以后打他,整不成,我给菁南公社、给大队说,说这个娃娃人家要了,她就卖了。

解说:听说孩子被卖了,陈尚义像疯了一样四处奔走,那段时间他成了民政局、公安局的常客。

陈尚义:他说你不要嚷,是谁的?我们的底子上,写的谁的名字,谁领走,我说好吧,我说行,一看办的是我的名字,我就领回来了,来这里养着,现在我养着这样大。

解说:在经历了孩子被卖的事情之后,陈尚义就不再把孩子送给别人了,哪怕是患有脑瘫的云云。云云养到十五岁时,体重已经五十多公斤,两位老人再也无力将她抛起,为她洗澡,擦身,无奈之下,云云被送到了四十公里以外的一个乡村敬老院里,除了这个小院,云云成了陈尚义另一份牵挂。

陈尚义:也没增加钱,就是七十四元五。

男:给我五十块钱。

陈尚义:给他给五十。

男:我说五十,不够,娃娃大了。

陈尚义:这就有十六七了,这个娃娃,娃娃有月经了没。

男:有了,娃娃一月有一卷卫生纸,哎呀,真是苦难。

陈尚义:一卷一卷还是一斤,有一斤都是苦难。我一喂着她吃我就直淌眼泪,不会说话,不会自己走,人家给她喂点啥她就吃点啥,难受啊,我养的这个是,糊里糊涂的,我就是担忧这一个。

陈晓楠:每个孩子都是陈尚义心头最大的牵挂,每个孩子也都是开在他心上的一朵花,孩子们的名字都是陈尚义亲自给起的,他尽最大的努力想像着,他认为最美丽的那些字眼,孩子们都姓陈,陈尚义倒不是要他们长大之后报答他,而是要让他们这个家真的像个家。其实说到每个孩子,陈尚义和老伴都是如数家珍,无论是多年前送出去的,还是现在仍然在身边的,甚至那些不幸夭折的,每个孩子的每个细节都记得特别清楚,整个采访过程当中,两位老人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用他们最细致入微的语言津津乐道地讲每个孩子的音容笑貌,喜怒哀乐、性情脾气,那一刻在他们身上,你肯定能看到所谓“幸福”两个字。

陈尚义:都好着呢,都好,我这个大的这些都好,小的这些都好,但就是不懂事的就是这一个,金金、他口细得很,你没有菜、没有油水、他就吐了,他就不咽、吐了,我骂了,不打,可怜了,没父母亲的,打一下他疼着呢,我能干嘛。

解说:在这个小院里,陈尚义看着孩子们牙牙学语,蹒跚学步,他感受着快乐,感受着孩子们给他带来的幸福,孩子们的学习,孩子们的脾气,孩子们的哭泣笑笑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张兰英:一到过年时候老汉说,咱也过年了,愁买啥呢,我说,愁买啥,给娃娃买上个衣服,给娃娃买点平干、买点糖,盼年来了,就盼这么个年,老汉说,娃娃穿得烂,我说不管,脏了脏穿,烂了烂穿,咱们的娃娃比别人的娃娃比不上,人家的娃娃是没有爸爸的有妈妈呢,这些娃娃是无牵无挂,行了,可以了,只要把这些娃娃的屁股盖掩得好就行了,吃饱,或者别冻死就行了,一步一步走啊,只有这样,我就这样和老汉说,这就行了,咱们就盼这么个年。

陈尚义:哎呀,过年的时候多,有十一二个,有的大,有的小,有的不会坐,有的偎着坐,有的不偎也就这样,趴着的,坐着的,高兴得很,那炕上多得很,一炕。

解说:2005年,陈尚义的事迹开始见诸报端,被媒体报道后,他家里有了不少的奖状,但这个小院里的生活却并没有太大的改观,陈老汉如今仍每天上街捡垃圾,他总是自责,总是说自己太无能,不能给孩子们如意的生活。

陈尚义:我一辈子没有做成功一件事情,唉,怎么说呢?前半辈子受哭,后半辈子享福,我现在陪这个娃娃是享福呢,爷爷爷爷,有个糖,这个给了,那个给了,你不要,他从兜里抽出这个糖,有几个好,这几个大的,都给了爷爷,爷爷爷爷。

解说:陈尚义和老伴都已经年过八旬,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他们既是爸爸妈妈,也是爷爷奶奶。

陈尚义:虽然我自己没养,但是你看这个暖我得很,爱我得很,跟上我,我做啥,上去干啥去,他就跑着撵着,我心头高兴,可是有人骂我,说他没出出息,养的是折连胳膊蹩,这个你听得懂吧,哪里折着的,跛着的,没胳膊,有的就说我养得是残疾的,他都骂我,我根本不管他那个,你骂,你骂你的,走哪里去,我要引着浪,我就浪,你看一礼拜没有事情了,到礼拜六,礼拜天,我就领着公园里去,车车推上,就这个车车推上,我领他到公园浪去。

我就养这个孤儿,淌的眼睛疼,在没有啥成功以前,养这个孤儿,眼泪多,淌的泪多。心里都踏实,就是这两个陈龙、陈金,这两个,我死了我心上都意不过。

张兰英:孩子们刚到世上还要活着,看好了他就活着,我说把这个娃娃的病看好,就不可怜,不然的话把这个娃娃撇下没人管,长大了以后,这个病,他啥也不能干,一辈子苦了,我就是这样想的。

解说: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陈尚义也一天天变老,陈尚义说他百年之后,没有任何东西能留给孩子们,唯一能给他们的就是这个住了几十年的小院。

陈尚义:坚持多会儿,我眼一闭了,我就再没办法,总的来说,我从第一个起,到最末了,养多少,能养多少我就养多少,我的思想就是这个,可是以后的事情我就说不下来了,把这个养大了,本来他是不知道姓啥,咱们养了多少年,养大了,以后时不时给我坟上烧点纸,培点土,这是我两个没事的时候,就这样闲谈这个,老伴说,也有有良心的,也有没良心的,有良心的他培点土,烧点纸,没良心的算了,随他去了,咱们那时候不知道谁好谁坏,她这样说过。

解说:2005年之后,由于无力抚养,陈尚义不得不停止了继续收养弃婴,2008年,他收养的小弃婴陈金,在一次玩耍中不慎掉入河中淹死了,这个孩子在陈尚义身边生活了九年,如今,当年的小婴儿都已经慢慢长大,剩下的六个孩子中,五个上了初中,一个目前正在读小学,2012年5月,年近90的陈尚义因病卧船已半年之久,老伴也双目失明了。

视频片段:爷爷不会唱,爷爷不会唱,你几个唱,你几个替爷爷再唱一个,小小蜡笔、穿花衣,红黄蓝绿多美丽,小朋友们,多么欢喜,画个图画比一比,画小鸟,飞在蓝天里,画小草,长在春天里,你画太阳,我画国旗,祖国祖国、我们爱你,祖国祖国,我们爱你。 八旬老人陈尚义收养40余名弃婴不图别的 只为良心 -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