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这是由12位老人共同创建和管理的博客(于2011年4月14日创建)

 
 
 
 
 

日志

 
 
关于我

是退休老朋友聚居的地方。介绍的都是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养生、健康、生活,休闲娱乐、琴棋书画、旅游、摄影、诗词歌赋、对联谜语、收藏。 群博客朋友,应该是50岁以上接近退休、已经退休的中老年博客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02月26日  

来自虎啸山林   2012-02-26 08:28:35|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辽北歌风  《写诗词的苦恼》  

2012-02-07 05: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杂谈  |字号 订阅


       近二年,因为担心老年痴呆,又没有业余爱好只好玩一点诗词。摆弄三十多年物理、数学公式,那都是前人成果,没有一点我的创造,只要解出某道题,讲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就行了,因为它们有共认的理论是经过科学实验和应用实践反复证明了是正确的。尽管如此,也要有些条件限制,譬如,论证某个问题经常要限定是宏观状态还是微观状态,因为微观态遵从不确定的概率,而宏观态有确定性,譬如射出炮弹根据初速、仰角和阻尼可以确定落点;又如气体状态在不考虑气分子紊乱运动时宏观态的温度、压强和体积三者是互相制约的,因此当标明气体密度(质量/体积)时,要标明条件,如“常温、常压”等。                      今人作诗词没想到也如此复杂,譬如遵从王力平仄四种组合排序的则称“律”或近体,否则一概是“古体”;作词时只能“看”不能“听”,“看万山红遍”、“看北国风光”,因为它们是一“仄”一“平”,否则就是不合“律”。这还不算,还要标“韵”,出自那本韵书,如“平水韵”、“词林正韵”……。如果越此雷池还要标“自韵”。看来这“律”比麦克斯韦电磁律要严,比薛定鄂量子方程的解还复杂。               追根溯源,也不算难理解。因为近代以来我们没有自己的哲学,非效古即效西,喜欢按别人的规定排列,而不去辩证思考,比如“主义”、“思想”、“理论”、“代表”、“观”,宣讲时有点象作诗词,加上许多附加条件,久而久之也就约定俗成,成了国人的习惯思维,因为实践中只能“听”不能“看”,很少考虑它的来龙去脉。这一点我们不如德国人,他们从康德哲学起一直为世界提供思想库,从马克思一直到现在的“法兰克福学派”不仅为本国也为世界开发思想源泉。由此看来,我们被大前提限制得越来越窄,人家的智库越来越阔,这有点象今人作诗词。近日德国女总理访华就是个大智慧。她是个物理学家,也是哲学家,德国人的这个思维习惯从亥姆霍兹始,所以列宁也必须把他当哲学家批判(见《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即“唯批”)。越想会越苦恼,还是走自己的路吧!
编辑附上辽北哥风原作二首以供研习:(虎啸山林编辑)
(一)  古体诗:《上元观灯》
遥望悬光彩虹长,近观缤纷如画廊。
楼窗闪烁灯对照,人面明暗声沸扬。
屏转张生煮大海,袖舞常娥问吳刚。
庙堂有臣接圣旨,江河无鱼钓翁忙。

(二)  古体诗:《再别长孙》  
日下风低晚气凉,送别长孙黯神伤。
一聚一离总恻恻,千思百念更惶惶。
鸣笛声里心翻滚,挥手瞬间老泪扬。
汝曹踏世前路远,我等留年无多长。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