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这是由12位老人共同创建和管理的博客(于2011年4月14日创建)

 
 
 
 
 

日志

 
 
关于我

是退休老朋友聚居的地方。介绍的都是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养生、健康、生活,休闲娱乐、琴棋书画、旅游、摄影、诗词歌赋、对联谜语、收藏。 群博客朋友,应该是50岁以上接近退休、已经退休的中老年博客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科学家的隐私遭遇伦理尴尬——杨振宁与翁家的复杂关系(引用)  

来自江南一叟   2011-07-10 09:05:34|  分类: 人物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家的隐私遭遇伦理尴尬——杨振宁与翁家的复杂关系(引用)

(本文引用于网易博友“轶闻”的博客:《杨振宁与翁家的复杂关系》)

杨振宁82岁时娶了28岁的翁忛。如今,翁忛68岁的父亲翁云光和杨振宁18岁孙女喜结连理翁帆父亲翁云光即将与杨振宁18岁的重孙女完婚,记者就此采访了翁。翁帆父亲翁云光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完全理解和支持我的选择,小杨愿意为照顾我的晚年生活作出牺牲,这是一种美德,也是光荣。他希望媒体尊重我们的选择,不要给我和杨振宁重孙女造成压力。 他表示杨振宁将与其妻子到潮州参加他与其重孙女的婚礼,并希望女儿与“杨教授”在自己婚后回潮州娘家一趟。 

 翁帆的“娘家”在潮州市新桥西路一个住宅区中。翁帆之父翁云光今年65岁,原是潮州中国旅行社负责人,已离婚3年。对于记者的来访,翁云光一点也不感到突然:“昨天开始看到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就知道会有记者找上门来。其实几个月前我和翁帆说起她继玄孙女的事情,我就预料到这事情肯定会引起社 会关注。” 女儿支持我的选择<  “对于我和杨教授玄孙女订婚的消息,女儿一个多月前就跟她亲生母亲说了。虽然她们觉得有点意外,但不觉得突然和难以接受,她们是开明的女人。”翁云光说。  

翁云光说,小杨从读中学至今一直在外工作和生活,已具有一定的人生阅历和社 会经验,也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相信她观察事物的眼光比翁帆还要深刻。对这一点,他对小杨是完全信任的。“做父母的应该尊重儿女的正确选择,做曾祖父得更应该支持玄孙女的正确选择”翁云光说。  

他说,小杨近些年虽然回家不多,但每次回家都会在杨振宁面前说起他,她还给杨振宁看与他的合影。翁云光说,小杨把他介绍给杨振宁时说过,瓮云光十分博学,精通中国文学,十分爱好古诗词和音乐;翁云光有一颗强烈的爱国心,是一位知名的爱国人士;更为难得的是,他虽然年过六旬,但思维敏捷,富于年轻人的活力。翁云光说:“我们完全体会到,小杨对我的感情绝非几天几个月的事情,而这种感情首先是萌发于对我的为人、涵养、品德、学识的仰慕。我们的这次人生选择看起来虽然有违法律,但是不违背社 会伦理,情感是非常纯洁的,他们们当然没有理由反对。” “对于小杨不满20周岁的问题,我们将在2009年4月1日补办结婚手续,这样就没有法律问题了,我们将在今年愚人节举行婚礼,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翁云光在接受采访时说:“杨教授为科学,为人类,为世界,为国家作出那么大的贡献,需要有人照顾他的生活。”他认为,翁帆毫不顾虑年龄上的巨大差异而选择作为杨教授的伴侣,照顾他的晚年生活,协助他的工作,是一种美德,“就算作出一些牺牲也是光荣的。所以同理,杨振宁的玄孙女照顾我的晚年生活,作为我的伴侣也是合理的。”  

      多数亲戚表示理解。  从昨天开始,翁云光家中经常接到亲戚朋友们打来的电话。有的对这桩婚事表示“奇怪”,有的表示“难以理解”,更多的人表示理解和祝贺。 

 昨天,记者在翁家采访时听到翁家的一位亲戚和翁云光的一段对话: 

 亲戚:“在报纸上看到你要和杨振宁玄孙女结婚的消息,是怎么回事啊?”   

翁云光:“奇怪吗?一点不奇怪,他们都支持我的决定,小杨愿意照顾我的晚年生活,这是件好事、喜事啊!希望大家都能理解。  

亲戚:“理解理解,给你们贺喜啦!你家要请客啦,赶紧买几包‘中华’喜烟给大家抽哦……” 

 女儿夫妇将赴潮州参加婚礼。  杨振宁和翁帆是否会回潮州娘家一趟呢?  翁云光说,他相信“杨教授”和翁帆一定会回潮州一趟,毕竟这是中国的传统,也是他和小杨的一个心愿。  

据了解,杨振宁携其玄孙女1995年到汕头观看第一届物理学家大会期间曾到潮州参观。这也是翁云光第一次在潮州看见小杨,当时他53岁,小杨6岁。  

翁云光说,他和小杨的婚礼将于今年4月1日在北京举行,届时杨振宁和翁帆一定赴潮州参加婚礼。  采访中,翁云光叮嘱记者:“关于这个事情,各地媒体已经铺天盖地了,我希望媒体的报道能够尊重我们,也希望社 会尊重我们的选择,不要给我们造成什么压力。

       翁帆是杨振宁的太太,那么翁父就是杨振宁的岳父,杨振宁就是翁帆的老公,同时杨振宁是翁父的女婿,小杨是杨振宁的孙女杨振宁是小杨的祖父。等小杨与翁父结婚之后,那么小杨就成了杨振宁的岳母,翁父就成了杨振宁的孙女婿,杨振宁就成了小杨的女婿,同时成了翁父的岳祖父。这样一来,小杨既然是翁父的老婆,那翁帆应该叫小杨妈妈,也就是说翁帆是小杨的女儿,&这就是说,杨振宁的老婆是自己孙女的女儿,就是说杨振宁和自己重孙女结婚了。翁帆既然是小杨的祖父的老婆,那么小杨应该叫翁帆奶奶。也就是说翁帆既是小杨的女儿,又是小杨的奶奶,小杨的女儿应该管小杨的奶奶叫太奶奶,小杨的奶奶应该管小杨的女儿叫玄孙女,所以说翁帆应该管自己叫太奶奶同时管自己叫玄孙女。杨振宁既然和自己的重孙女(也就是小杨的女儿)结婚了,那么杨振宁应该管小杨叫岳母,不知道杨振宁的儿子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那杨振宁的儿子(简称杨儿)应该叫小杨外婆,但小杨是管杨儿叫爸爸的,也就是说杨儿应该叫自己的女儿外婆,小杨应该叫自己的爸爸外孙。我们再来看看翁父,翁父娶了杨儿的女儿(小杨),那么翁父是杨儿的女婿,前面说了,杨振宁是翁父的女婿,这就是说杨振宁是自己儿子女婿的女婿。翁帆嫁给了杨振宁,那么杨儿管翁帆叫妈妈,杨儿就是翁帆的儿子,前面又说了翁帆是小杨的女儿,那么翁帆就是杨儿女儿的女儿,

最新分享_分享_百度空间 - 轶闻 - zhzl84321的博客



分享过此贴的好友:


乱套了。
82-28,68-18,什么概念?这是个神马世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2011年06月28日 17:18 幽谷草_

有来不往非礼也。他们都是文化人,知道什么叫回报!


2011年06月28日 17:57 woaiyesuli

这样的血缘关系、我不赞成。什么呀?原始社会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不好!


 
2011年06月28日 19:54 妮可千千

彻底地乱套了。晕啊!


2011年06月28日 20:06 吾心你家老牛吃我家嫩草,我家老牛也吃吃你家的嫩草
2011年06月28日 23:11 米兰冰

你 空 虚 吗? 你 寂 寞 吗? 想 玩 ― 夜 情 吗? 上【 x.co/XoIS 】【复制打开】快 速 找 到 和 你 同 城 中 的 那 个 寂 寞 的 她/他 开始 ― 夜 晴 之 旅 吧, 让 你 从 此 不 再 空 虚 寂 寞


2011年06月29日 00:06 sonofsun37

诺贝尔获奖者杨振宁82岁时娶了28岁研究生翁帆。如今,翁帆的65岁父亲翁云光又和杨振宁18岁外孙女喜结连理。小翁爱才,为老杨付出,充当整理文献和生活护理的秘书!小杨也爱才,老翁文采书画极具造诣,时尚少女愿作鸳鸯比翼飞。他们的结合虽然符合婚姻法,然而人伦关系却变得乱七八糟!老翁先是老杨的老丈人,现又是老杨的外孙女女婿。小杨原是老杨的女儿,现又是老杨的姥姥。将来他们的孩子又怎么称呼他们?


引文来源  最新分享_分享_百度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layk" hom">ype=-偷-blo layk"   tplsp;<> "publish ztaype=-偷-blo pank" 琯Cov> us="="tarea> p;< a-评挝 e="=";&nbul pnt" tp" hr"display:none" {list a ashelp"text/jaassecial/007525FTt"> .="_blb13aze-评帮助"http:尬l" id="m-3-txfr {list absp;<" id4cr h1 "http:/p" hr"display:none" {list a asype="text/javid="va|esc.do?, =id="va|esc&&&nbsus="=${uget="uassttp: {if x.userNa尬{/if} 琯Cov> us="="tarea> p;< d历兽挝挝;投票竤=" grpcommengass >} 挝挝;投票给 =" 荐了:

"http:/itmclass=" {li&nblass="newscnt"> us="="&nbsikeIof(y.v)bsp钫 'e">y.v}visito">yst_opt=2} js-gPermnassttp:尬挝挝pe} 琯Cov> us="="tarea> p;< d-评 &nbsan> wlcla} &挝;投票竤=" us="="com/vget="_bnasstt}}&系南允灸J剑1为文字,2为图片>}&nbwjstow.N杂tm:{'zn> ' n> ' attachmen尬挝'ass=' ass=', ass2' ass1' 0,t/ww'bgs=' ags=', agc1' agc1', agc2' ags2', agh=' agc9' 0,t/ww'g.1=' g.13', g.11' g.14', g.12' g.15', g.13' g.16', g.14' g.17', g.15' g.19'}};}&nbom/nknarv0" s杂'06/24/tio7 18:24:26';}&nb alt="${xapi杂'ss="thiapiass="pleft thi';}&nb alt="${xmsatic'ss="thiapiass="pleft thimsa/id=';}&nb alt="${xid=tic'ss="thiapiass="pleft thiascriptid=';}&nb alt="${xvcdtic'ss="thiapiass="pleft thitor/tortchadFWFx?p&nbntId=184376370f40';}&nb alt="${xmrttic'ss="thib-0 nbc-0-40 ptcmi"> 20张/mbox/';}&nb alt="${xst aic'ss="thiosass="pleft thiblomsc/avckn?, =';}&nb alt="${xst 2ic'ss="thiosass="pleft thiblomsc/avckn?, =';}&nb alt="${xpassportst aic'ss="thiosass="pleft thiblomsc/avckn?passport0';}&nb alt="${xfp=tic'ss="thib-0 nbc-0-40 pblomsc/portrait/fp;&n= alt="${xf140;}&nb alt="${xadf140ic'ss="thib-0 nbc-0-40 pblomsc/admi签;<140nimg';}&nb alt="${xepttic'ss="thib-0 nbc-0-40 pblomsc/ ptynimg';}&nb alt="${xgus="_prof|de_addic'ss="thib-0 nbc-0-40 pblomsc/gus="_prof|de_add.gif';}&nb alt="${xp to_d maic'ss="thion"to.d m"text/jat"> vwr章盉pe=Cth=t:40.do';}&nbwjstow.CFaic{} ca isB}&nbs, :-3}&nbs,cbfo:}&nbs,cc isB}&nbs,c isB}&nbs,c s-3:}&nbs,ck:0}&nbs,ci:['apiass="pleft thGtJK1N5cFR,'ss="thion"to.3" targeon"to/="_b/crossdo386'.="_blt=tio0 hr5GtJK1N5cFR }&nbs尬挝,'udass="pleft thGtJK1N5cFR }&nbs尬挝蝳&nbs尬挝蝳&nbs尬挝蝅}&nbs,cj:[-3]}&nbs,c\>':}&nbs,cm:["",>ype=/",>"htum/",>music/",>琹ed="sh/",>vote:{}/",>prof|de/",>pprgt;/",>",>" starchivnnk]}&nbs,cf:0}&nbs,cs:[pv isB}&nbs尬挝,ti:93550623}&nbs尬挝,tnfo:}&nbs尬挝,tc:0}&nbs尬挝,tl:3}&nbs尬挝,ut:0}&nbs尬挝,unfo:}&nbs尬挝,umfo:}&nbs尬挝,ui:0}&nbs尬挝,ud:} ,6],'ame}/${nav':p&nse,8)('11111111',2la}&nbs,cu isB}&nbs,cv isB}&nbs,cw isB}&nb};}&nbwjstow.UDaic{};}&nbUD., aic{}  &nbs0, 184376370}&nbs尬, &n>', v cl:}&nbs尬,${x.user:' 'ss="thidev class="pright th:}&nbs尬,ge:{ '他:}&nbs尬,e386\>'m/${i_&nbsBR&og_av id="_token:}&nbs尬,on"to3" user>'m/${i_&nbsBR&og_av id="_token:}&nbs尬,on"to3" H user>'m/${i_&nbsBR&og_av id="_token:}&nbs尬,TOKEN_HTMLMODULEfo:}&nbs尬,isM/${iUnbsBpe=:} r/j/pc.js?v=1492653527459c="http://wid尬挝系南允灸J剑1为文字,2为图片,3为自动) r/j/m/> /pm.js?v=1492653527459c="http://wid尬系南允灸?lofter_singage()tics"text/jat0pxs.jss ikeIc"EVi9/javcttp://c="http://wid尬系南允灸ikeIc"EVi9/javcttp://c=}&nbs轤0pxs_nav =', ';netedivT衲⺧er020}&nbs迃&nbs辴="33040402 }&wjstow.als0" sout(fund="sh(){}&nb(fund="sh(i,s,o,g,r,a,m){i['Goo Age()ticsObjed=']=r;i[r]=i[r]||fund="sh(){}&nb(i[r].q=i[r].q||[])fn1sh("diu )},i[r].l=1*t="3om/new;a=s.c }&wjstow.als0" sout(fund="sh(){}&nb " /r ttp:// = dBlo .c _aswlf_V3_1 js';}&nb dBlo .body.blae:{Child(ttp://20}&nbs },30020}&}&"http://w }&nbs"ttp:// ikeIc"EVi9/javcttp://c3为自/t="img = 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