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这是由12位老人共同创建和管理的博客(于2011年4月14日创建)

 
 
 
 
 

日志

 
 
关于我

是退休老朋友聚居的地方。介绍的都是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养生、健康、生活,休闲娱乐、琴棋书画、旅游、摄影、诗词歌赋、对联谜语、收藏。 群博客朋友,应该是50岁以上接近退休、已经退休的中老年博客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年半后__《一个母亲的泣血求援》  

来自绿叶   2011-05-31 07:28:57|  分类: 人物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年半后__《一个母亲的泣血求援》续篇

原创 2011-03-12 12:38:00 阅读4917 评论1229   字号:大中小 订阅


一年半后__《一个母亲的泣血求援》续篇

作者:仇海洋

一个司法腐败,公权力和金钱恋爱的故事,发生在2009年8至9月,上海市中心徐家汇商圈的中心位置。

我的儿子,一个二十一岁的大学生创业者,由于一时资金紧张,就房租问题与房东协商确定于8月20日交接欠款。但出租方出尔反尔,于8月14日凌晨开始,纠合黑恶势力,强行实施封门,封楼,加锁,撬锁,将几十万元的财产抢劫一空,剩下的就地砸毁。在此问,一个号称法治社会的国际大都市,青天白日下,明欺明抢明毁,且时间跨度一个多月。这等伤天害理,公然挑战法律之举,为什么从头到尾都能从容而安然进行?难道不值得富有良知的中国人深思吗?

事件的受害者,我的儿子损失之巨,情状之惨,可说是罄竹难书!不仅事业被毁殆尽,所有投资化为乌有,更给我们一家三口带来家破人残的灭顶之灾!

此事件发生之前,无论从网络、还是从基础与规模等有形与无形资产来印证,都可彰显出我儿子的事业已经有所成就。为了更好地树立品牌,还专门赞助过上海东方卫视《陈蓉博客》之“非凡女人何赛飞”的节目等广告性投资。但当厄运来临时,一切都完了!残酷地打击,好几次差点使我这个出身于下岗工人的母亲因绝望而走上了死亡之路。

一个极其普通的经济纠纷事件,为什么能够演化成一个法治悲剧?我想,如果不是警方有关人员被金钱收买变节后,所实施的黑社会性质地操作所致,还能想象出其它可能吗!因为,在这个事件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母子打了无数次110电话求助(社会最底层弱势百姓也只能如此)。请来的警察,屡次以经济纠纷不属于工作职责,不便介入为由而不做任何处理。奇怪的是在后来的法院审理时,警方却抛出一份证明,显示对方行为就是在他们的介入下进行的(上面有派出所的公章大印)。试问,警方的阴阳两面做法,在经济纠纷中,旗帜鲜明地站在施暴方的立场上,偏袒一方地强行介入,且态度强悍,说明了什么呢?无非就是动用国家权力,证明施暴方在他们的保护性介入下,其行为就是合法的了——合法的抢劫!在此问,这样的行为,在中国真的合法吗!他们的做法,到底向这个世界揭示了什么?我想,大概能够昭示这样一条民间谚语的正确性:钱啊,你的魔力真的能颠覆一切人间法律,毁灭一切人间正义!

这段真实故事,我在一年半前写成的“一个母亲(博主仇海洋)的泣血求援(附照片)”这篇博文中,说得比较详细。敬请世间心善的好人,于有空时看一下,便可知:在现实中,弱势者的生存之路,究竟有多难!

强势一方自恃钱多,势大,有八方靠山,恶人先告状。官司打了一年多,反反复复,跌跌撞撞,最后通过上海中院的终审判决,他们作为原告之官司才得以了结。

一个简单明白的官司,竟然打了一年多,为何?焦点在于一笔三点五万的还款上。两位温州籍房东收了我儿子这笔钱(现钱,双方五人在场),但见我儿子没要收条,便昧起良心,强说没收这钱。全不顾被我儿子在法庭上指着脸厉声痛斥!那场景之辱,稍有廉耻之人都会不堪承受,可这两位老板就能厚起脸皮一直死扛。最后,经过证据链地反复对接,真相才在终审判决中得以彰明。

这笔钱清爽之后,中院明确认定——合同不够解除条件。我儿子实欠房租加物业管理等全部费用合计8139.15元(双方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数倍于8139.15元。)

恶人施恶,恶吏助恶,自古多有,本是见怪不怪。可上海官场对于身为弱者的年青大学生创业者被施虐所表现出来的整体性蔑视与冷漠,不能不说有点怪异。事件发生时,正是上海官方的所有喉舌,都把支持与保护年青人自主创业提升为国策与市策,加以大肆鼓吹与张扬之际。按说,我儿子的事业成长诉求与政府方的社会利益诉求,无疑是不谋而合、高度一致的。关乎他的合法权益,无论从情理,从道义,从地方政府利益,还是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都应受到来自政府方的真情呵护与强力保护。可是,无论在创业运行中,还是受害后的多次上访,以及写给上海市高层官员多封书信的过程中,除有三次接到转送有关部门的回复外,没有听过一句暖心的话,没有体味过一次哪怕是装出来的温情。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内,我所感受到的,只有轻蔑、冷漠与出卖!

那一日深夜,风雨都在嚎哭。有好心人在电话中抽泣着告诉我现场的情形:“拆光了,砸光了”!所以,“我明知土匪正在那边偷盗与掠劫我们一家人的生命,我的心在一次次流血,可我毫无办法阻止……(一个母亲的泣血求援中的原话)”。此时的我,一个因绝望而恨深如海的母亲,立下了平生唯一毒誓:“正义不得,毋宁死”。从此,报仇的意念,溶进了我的血液之中。争取正义,让恶人恶吏罪有应得,成为我生命动力的最大源泉!

正义死了!唯一的房子被逼低价卖了还债,还远远不够。恶人恶吏毁灭了我尘世中的一切,还一直企图彻底摧毁我的精神意志。一年半多了,近五百个日日夜夜。我,一个来自江苏,沦落他乡、屡受欺凌的不幸母亲。灵魂被锁在鬼魅炼狱中,死了七七四十九次,如今,能够还魂归来,实为侥幸。更为侥幸的是,承蒙上天垂怜。自感身上拥有了一些早先绝没有的神异之气。有点像孙大圣在太上老君的炉子里出来后的火眼金睛一样,感觉脑子被开了天窗。很多事理,原本是一团浆糊,现在却奇妙地清晰起来。原先有闲时看过的一些大书,留下了无数交织着的乱麻一样的糊涂认知,现在则比较容易地形成一些清晰的思维脉络。这些脉络,就像明灯,给我提供了很多明晰而有益地生命启示。这些启示,不仅把我从当初的由于身陷绝望而致的歇斯底里中解救出来,使我的行动从狂躁的毫无章法的傻拼,过度到冷静地,拥有了一些力量的韧性的地搏杀。

如今,我懂了。昭昭大上海,青天白日下。“吃人”者,为何敢于大大方方地施吃,为何能够干净利落地吃成。毫无疑问,是这个世道已经创造了一个可使“吃人”者放心吃的社会环境。没吃之前,强势者们就拿捏准了:我一方的任何反抗都无足轻重。凭实力,在上海没有一丝背景,只有母子俩的挣扎,不值一提。打110,不会管用。身怀国家使命的治安警察,核心使命应是保护弱者。可在眼下,如同古时之衙役,只要得了银子,大多是可以反过来起作用的。打官司吧,更不行!自古道:“天大的官司,地大的银子”。一介穷鬼,能打什么官司!

如今,我懂了:弱者,要想在人世间争得公道。哭,是没用的,下跪,更是自取其辱!为了儿子的事,我哭过、求过;我多病的爱人出于舔犊之情,给这两位老板都下跪过。只求对方说话算数,到原先约定的二十日拿钱。曾以为,是人,总得有点人味,总得有点残存的人类之情。怎想,越是哀求,对方下手越狠。血的启示,使我明白,蛇蝎的快感,往往就体验在吞吃弱者的过程中;强势者的肆无忌惮,大多由于弱者的示弱而疯长!如果,天下所有弱势者都不认命,都选择舍命而拼,这世道,大概要好许多!

弱者之斗,大多会输,但舍命而斗,或许能赢!输了,爬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迹,再斗。反复下去,情势就有可能改观。原因在于:人,在豁出去的死拼中,身体中潜藏的杰出因素会产生井喷,释放出平常状况下绝然产生不了的智慧与精神力量。正如居友所描述的那样:人是一种高级的,能够“使最细微的感觉性与最强壮的意志相统一”的生命存在。痛苦越是深刻而真切,越是能煽起生动而强烈的意志反应。这种情形,古今多有之。

不过,我更深知,仅凭我一人之力,再怎么增加,再怎么爆发,道行修炼得再深,可在强大的势力车轮前面,拥有的只能是螳臂之力。所以,我只有把所有的认知与学识,以及所有的精神力量,定位成求取天地援助的引玉之石。这个天地,就是全中国善良而深明大义的民众,普天下正直而仗义执言的侠者。我想,恶势力车轮再大,与天地车轮相比,注定是无法张狂的!

在此,我恳请已经知道此事的网络朋友,在有经验,有时间的状况下,帮我一把!帮我把这篇文章,在可能涉及到的网络空间内进行传播。以使天下所有网友,都能看一看,在上海所发生的这件非人之事。都能评一评,交织在这个事件中的人性、兽性与官性。

在此,我恳请天下有资源,有渠道的朋友,帮我邀请古道热肠的媒体记者,实地详细调查一下这个事件的所有关节。向全体中国民众,公布此事的全部真相,让是非黑白昭然于天下。这个事件中的强弱双方,到底是何方,出尔反尔,背信弃义;到底是何方,一直撒谎,行为卑劣!到底是何方,藐视法治,玩弄法律!并证实一下,我的儿子在这个事件的整个过程中,有无一句话的谎言,有无一个数字的不真实。还请顺便考察一下,他到底是有些天分、有些大志的德馨青年;还是如同对方到处污蔑时所说的缺德无能之辈。

在此,我恳请司法界饱学人士,根据中级法院的结论(合同期限还有近两年,我儿子所欠之钱,距离双方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十万八千里),帮我求得法律真经,为我下一步的有效行动提供高智慧的真招:

1、对方明明收了钱,就是死不承认。面对法庭,还一直欺骗到底。此行为除了用道德沦丧解释之外,在法律层面上是否涉嫌诈骗?

2、强势方在明知违法,而且在己方已经诉诸法律之后实施抢劫。如此,他们先是要法律为其服务,后又公开违法。这样的依仗强权,肆意玩弄法律、凌辱法律之行为,无论如何是不能被饶恕的!他们损毁与抢劫数额已经远远超过刑事立案标准,可派出所就是不立案。对此,我应该运用何种法律手段与遵循何种法律程序,才能使公安部门最终立案,并在此后的法律运作中获得正义的结果?

3、最高人民法院和公安部有明文条例,公安部门不得直接插手民间的经济纠纷,而徐汇公局徐家汇派出所竟顶风而上。事件的整个过程,从初始地行政不作为,演变成霸道地偏袒强势一方,再到后来,干脆盖上代表国家权力的公章,赤裸裸地直接参与其中。请问,警方的这种行为,难道不是属于公权力介入的典型的涉黑犯罪吗。针对于此,我应该如何正确而给力地筹划一场行政官司?

4、派出所既然已经盖章参与了对方的行为,那么,就该干脆明白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也不枉了一丝人的磊落。可是,他们一直把真实意图瞒着,在抢劫行为结束之后,我自然会拼着命去报案。他们先是表明不立案,后又装模作样的说要立案。在等待的42天中,我听了数不清的谎言,在谎言下我跑了数不清的腿?其中的辛酸,其中的冷漠,其中的受冻挨饿,差点送了我的命。如哪位朋友有兴趣,读一下派出所里的三天这首诗,就可以知道在那三天中,那一段时间内,我的悲愤、凄苦、无助绝望之心境!

试想,派出所的公章都已经盖了,他们能立案来查自己吗!可是,既然已经确定不立案了,为何还要一次次地欺骗我呢?在此,我想说,这样地欺骗,有意思吗?一个代表国家形象的执法部门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来欺骗一个无助的母亲,难道不无耻之尤吗?这样的行径,恐怕只用道德来谴责是远远不够的,我想请教,法律对此有无对应的惩治之方?

5、这个事件如果发生香港,日本,法国,美国等典型法治国家和地区,司法部门会如何操作,他们的大法官与陪审团会如何评判,如何定罪?

6、我还想就这样的假设请教:我儿子所欠之款,假如不是中院终审判决的8139.15元。而是10倍,81391.5元。已经达到了双方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对方有没有权利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抢劫。更有,此时的派出所有无权利盖上自己的公章大印,明确支持其中的一方实施抢劫?

7、终审认定中的:“实际拖欠的租金总额未超过双方合同约定的月租金额,”“租赁合同不符合约定的解除条件,”“但鉴于系争房屋已经另租他人,现系争租赁合同继续履行存在障碍,故要求该租赁合同继续履行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摘自判决书)既然上面已经说明白,合同不够解除条件。但后来说“系争租赁合同继续履行存在障碍”。对此,我作为非法律界人士,实在困惑?是否现行法规中就有这样的条文:犯罪只要已经形成,因为改正存在障碍,就可以作为既成事实而不予追究?


最后,我想给上海市的高层领导说点心里话:

你们常有的,世上只要一有强弱两极对决,弱者一方必然是胡搅蛮缠的思维定势,大多是谬误的。因为,中国人在几千年的皇权奴役下,早就在无意识中形成了这样的伦理信条:“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斗”。如不信,你们可试试以一个心怀大冤屈的弱势者的身份与真实心理,到一些派出所,到一些类似的执法部门,微服私访几次,亲身体验几次,见识一下相关官员面对身份低微者的情感与态度。就会彻底明白,执法者的人性堕落,给底层百姓带来多少的辛酸与无助,悲怆与苦难!

还有,社会上时有发生的,弱势者的自杀、同归于尽式的毁灭,哪一次不是积聚了无数的血泪、仇恨、愤怒,通过官道无法稀释后,因彻底绝望而孕育出来的惨烈之举!就比如我,假如不是多位德智长者的启示与无数好人的慰籍,以及自我身上积累的一些人文底蕴的护佑,以我的刚烈个性,早就死在上海的敏感地域中了。此时,上海的斑斓夜景中,早就多出一个死不瞑目的冤魂,在幽怨地游荡中向着人世间发出不绝地倾诉!

世博会完美举办之类的表面辉煌固然重要,可普施正义所带来的天下归心,我想,可能更为重要!

最后,祈求尊敬的领导们,以你们远高于我等底层草民的伟大胸怀,包容一个母亲于激愤中可能含有的不恭之语。并匀出你们的一点仁爱,真诚地关注一下这个事件,彻底调查清楚这个事件的背后所潜藏着所有真相,及早归还一个母亲于血泪中渴望了一年半多的正义与公道!此外,也在为民大义上,顺应一下我们国家高层与民间正在酝酿与确立的共同的核心价值取向。

仇海洋 写于 2011年3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