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孩乐园(百老汇)

这是由12位老人共同创建和管理的博客(于2011年4月14日创建)

 
 
 
 
 

日志

 
 
关于我

是退休老朋友聚居的地方。介绍的都是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养生、健康、生活,休闲娱乐、琴棋书画、旅游、摄影、诗词歌赋、对联谜语、收藏。 群博客朋友,应该是50岁以上接近退休、已经退休的中老年博客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从“赶上啥席赴啥席”说起  

来自绿叶   2011-04-29 17:48:42|  分类: 闲聊和聊闲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在的,我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虽然人总是说我“像是六十岁的人”,但是,这是奉承话。我自知自已是年迈了,现在,赴席,随礼的事几乎是罕见了,就是不得已去参加“喜宴”也难得和同龄人“碰杯”敬酒了。夹在闹哄哄的年轻人中间好不“尴尬”和“扫兴”,一般说来“丧事”的“答谢宴”,我就谢绝了。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见不得“孝子的眼泪”,尤其是“老友”和亲属。但是,今天,我是被拉去“赴席”,如今的席面是何等的丰盛和豪华是可想而知的。那真可谓“吃一看二眼观三”。鸡,鸭,鱼,肉已经算不上“佳肴”和美味。

            记得一句老话,说是什么“赶上啥席赴啥席”。是的,我们人生不就是“赶上啥席赴啥席”吗?就是赶上“鸿门宴”,我们也得去,就是“单刀赴会”你不是也得去吗?而且,这个“席”,不是我们自已说了算的。就比如“四清”,我不是被“请君入瓮”吗?清政治,清思想,清组织,哈哈,这个“四清”我居然摊上三个。只有经济不涉及我。

            “文化大革命”也就是“十年浩劫”,我不是也在劫难逃吗?这真是“李志和赴宴”——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纠纠,鸠山和我交朋友,千杯万盏会应酬。

             说实在的,人哪,就是命。不过我曾说过“不信命。”记得在我给表弟信中我写过:“命运不是未来的蓝图,而是人生的脚印。”就看我的坎坎坷坷的趔趔斜斜的人生“轨迹”吧。

           “十年浩劫”这场全民“大餐”,亘古未曾有过的“盛宴”,我被“置于“砧板”任人宰割。这决不是心甘情愿的,也不是我“咎由自取”,这是和我的初衷背道而驰的,或者说,这是两股道上的车。经历了“十年浩劫”的苦斗和殊死的泅渡与炼狱的洗礼,我们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我们总算回归到人民的行列。

             我们这一伙梦想为祖国,为党,为人民“鞠躬尽淬,死而后已”的一片丹心敢对天的“同学少年”竟然成了“反革命小集团”,而我的习作《绿叶颂》被勘定为《反革命小集团的纲领》。这就是我和刘瑞禄两度入狱的“请帖”。我们未曾煮酒论英雄,却成为“小小老百姓,大大野心家”。我们还是学生无职无权当不成“走资派”却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三反分子,而后“犯罪升级”,我们就成了“现行放革命”,到了1970年3月辽宁沈阳枪毙六名“以小说进行反革命活动是一大发明”出炉,我就在锦县被铺,刘瑞录在押。等待我们的是什么?现在想来还是不寒而栗。

           其实,我们是一群“深知太阳是热能的来源,我们应该相信太阳。她本身就有驱散乌云的能力,而且,现在正在进行着这样的工作。我所说的乌云应该理解为个人主义思想和行为。假如你能视个人主义为乌云,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做乌云该是多么可悲和可笑,做乌云又该是多么渺小和可怜;帮助太阳驱散乌云又该是多么神圣和伟大,从这种意义上讲,既使我们能化为一股清风也不足惜,从这种意义上讲,一个人就能够脱离唯恐幻灭的苦海。

对社会来说,一个人的人生是短暂的,然而,社会是永存的,我们能为永存的社会做点什么,就是伟大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虽然被置于“砧板”之上,却幸运的活下来,这不只是  我们个人的胜利,也是党和政府的光辉业绩,也是人民的胜利。也正像我在《绿叶颂》结尾写的:树叶儿,可歌可泣,可钦可佩,虽菲薄如纸,却蕴藏着深刻的意义。我们这群人其实早已意识到“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决斗即将拉开帷幕,我在一篇我们的谈话纪要上形象的描述“凡是热的时候,运动就要激烈。”不可讳言这说的就是“政治气候”,无须解释这几乎是直截了当的说:政治运动就要开始,我还告诉我的表弟“在现阶段,我们立志从事文学大有用武之地,我们要磨刀练枪,准备投入向个人主义开展的大军中,当向个人主义发起猛攻时,我们即使不做冲锋陷阵的床将,也要做摇旗呐喊的小卒,但绝不能不参军参战,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这支箭是自觉的箭,方向准确,不再回头,射出去也就不想再收回来了。”这就是我们“视死如归的战士的风采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他可以说是我们的《请战书》,不过事与愿违,我们竟然”出征未捷身先死。

我们“死”在谁人之手?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们是被来俊臣请君入瓮了,还是《单刀赴会》,抑或是《鸿门宴》还有个“庆功楼”。总之“宴不是好宴,酒不是好酒”。

席是主人“摆”的,我们赴席的人,既没有权利随心所欲的点菜,也就只得任人摆布。我们没有罢宴的资格,也就只好在席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